热爱爬墙,特别喜欢推荐墙头
吃的粮比产的多
产粮看缘分,慎fo

【祝白/弦羲】东海滨记事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ooc

 

我是个普通客栈的伙计。

 

然而这家客栈也快开不下去了,这儿的官府为了讨好南境祝王强夺百姓钱财,把反抗强烈的人揍一顿不说还强押了一帮为民请命的仁义之士在教坛,使得住在东海滨的一些人变卖家产离开这里,还有人舍不得家里的地和产业勉强留在这儿。

 

我们这家客栈也只剩下三个人了,一个是怀有作家梦和想要环游世界的掌柜,只是现在没钱他也只能天天看那几本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话本和写点杂谈了;还有一位本就是邻近村上的的姑娘,经常来帮工烧几个小菜,不过她家马上也要搬走了;还有我,其实这家客栈一直没关门的理由除了老板没钱去旅游之外就是因为我并没有地方去,因着当年掌柜的看我可怜留我在这里当伙计,除了干干杂活烧烧菜旁的也不会什么,我也没什么理想和追求,干脆就留在这里思考人生。

 

十几年的职业生涯除了让我干活更加熟练以外识人的本事也是增进不少。

 

就拿今天来住店的一位客人举例,一头银白长发,俊朗的面容,身上衣物的料子以及配饰看上去就知道价值不菲,像这样的客人定是会被官府盯上敲去一大笔钱财。掌柜的也劝了这位客人几句,然而见他执意要留宿便也不多话,叹了口气让我带客人上楼就接着看他那话本了……

 

虽然这位白发客人并没有出事看上去也没有搞事,但在他出门办事又回来后却带回来个人,就先用无名侠士来称呼这个人吧,虽然无名侠士的相貌平平无奇然而他穿的衣服设计、衣料配饰以及这个人的气质总感觉和白发客人是一类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俩的相处可以说是很虐心了。

 

先不说无名侠士跟白发客人开玩笑提过“既然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如你以身相许成就一段佳话”,晚上我水喝多了去茅房看到他俩坐屋顶上一个吹箫一个听曲,虽然并不是很懂他们才认识一天就能好到屋顶夜话,但那时天真的我认为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交。

 

在他们一起失踪了几天后,东海滨倒是有了个好消息,那些强抢百姓钱财的官员、衙役和教坛成员都被抓起来,处斩的处斩流放的流放,那些被抢去的钱财依照账目如数还给我们,还有给每家每户的补偿,新的官员也已经上任了……听说是云京来的羲王奉天子令来严查东海滨一案,但办完事等新官上任之后羲王就回京了,这时候失踪二人组才回到这里,而且比几日前更虐心了……

 

去打水的时候正巧看见他们在比试,桃树落下的花瓣自带氛围,而且比试也很精彩倒是很养眼,然而总感觉他俩贴的太近,尤其是无名侠士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白发客人身上揩油。

 

还有一来因为掌柜近几日就要把店卖了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二来是庆祝东海滨人民终于能过上好日子,把埋在后院桃树下的桃花酒都拿出来分了,正巧我到楼上送酒的时候他们在下棋,无名侠士见有酒就提出两方被提子就喝一口酒,剩下的酒都平分了,白发客人也同意了,我说了句本店隔音不太好就赶忙跑下楼了,也不去管哈哈大笑的无名侠士和白发客人一脸复杂的表情。

 

也不知道后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操作他俩又到后院抚琴舞剑,兴许还有屋顶夜话吧……第二天早上他们就收拾行李离开这里了,而我也想通了我的理想和追求向掌柜的辞职踏上了旅途。

 

 

实际上我也没什么伟大的理想,只不过是十二年前奉如今的祝王祝羽弦之命当个探子,如今东海滨局势稳定我也终于可以回南境了,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听说天子身体状况不大好,假如天子驾崩白家的那位羲王倒是可以真正掌权……回想起东海滨那段时间他们的相处,他和王爷未来应该会发生更多的事吧。

 
评论
热度(30)
© 雨夏 | Powered by LOFTER